佛教理論的兩面性

June 29, 2017 Hzsmails 3

佛教理論的兩面性  拉珍 昨天,寧瑪巴法王貝瑪諾布仁波切圓寂了。在為法王的成就解脫而欣慰的同時,更惋惜娑婆佛教界又少了一位學識淵博、戒行清凈的大德。故而祈請法王早還人間,再轉法輪廣渡眾生。看到這些大德們的離開,心中頗多感慨,回朔佛教在娑婆弘傳以來所經歷的種種變遷,深感眾生與如來聖教法緣之日益衰減,故今特書“佛教理論的兩面性”一文以醒世人。   釋迦佛陀佛教理論建立之初,沒有兩面性,只有獨一理體,如釋迦世尊所說三藏理論,是處於佛陀的境界中,對證取聖量境而獲得解脫涅槃的方法所作的一種說明,或者叫客觀記錄。這樣的佛教理論是由真實的聖證量所生發建立,而不是意識層面憑空設想成文,佛經里都有記載。初始的佛教理論與佛法證量是一體無分的,首先從實證的佛法聖境中誕生出完整的法義理論和儀軌,爾後再由完整的法義理論和儀軌造就實證聖境,理法相契,理為法用,法為理顯。但隨著眾生法緣的變遷,大量法軌的遺失,佛教的獨一理體在不知不覺中漸漸滋生出兩面性,一面是理論與聖證量相得益彰的完整保留,另一面是基本脫離了聖境道量顯現的純理論。佛教理論兩面性的呈現,客觀上使佛教界形成兩大派別,只要是佛教,無論何宗何門,大乘、小乘,無論顯、密,說到底,全都歸屬在這兩大派別中:一者“理論實證聖量派”,二者“理論知見體悟派”。當然,此處所指理論都是正知正見的佛法理論,而非舉經論之名實則背離經教的第三者錯誤理解和邪見。 […]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一號說明)

November 2, 2016 Hzsmails 0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一號說明)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今收到咨詢(附件如後),就有關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仁波且、佛陀、上師、弟子等問題提出求證。現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特作一簡略回復。 1.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不是自己自稱的佛陀,任何人只要閱讀《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即可知道真相。第三世多杰羌佛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后,展顯了無聖能比的佛陀智慧,盡管第三世多杰羌佛知道自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但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來都說自己是慚愧者,沒有說過一次自己是佛陀,這一點,從第三世多杰羌佛這么多年來所宣說、流布在世界各地的法音中就可清清楚楚,一直到第三世多杰羌佛被三師十證行文認證附議祝賀後,第三世多杰羌佛才表明這一身份。 […]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三十八號公告)

September 27, 2016 Hzsmails 0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三十八號公告) 佛教各個宗派的行人們,鑒於部分冠有上師稱號的人,對我們辦公室發佈他們無資格作開示的公告很有情緒,認為是不利他們弘法,其實這部分有意見的上師們,他們根本不了解自己在佛法真諦上是一知半解、他們的水平絕對不具備為弟子們開示正確的佛法,但我們辦公室深知這一點,因此,儘管這些上師們意見很大,我們辦公室絕不會認同一個不懂佛法真諦的人為弟子作開示講法,導致偏邪之見,誤害行人,本辦公室承擔不起這因果。   當然,這些人,也就是法王、尊者、活佛、法師、阿闍黎們,通稱上師,大部分是很好的,是正知正見的,在如法地帶領大家聞修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沒有不懂裝懂胡亂說,但這其中確實有幾位退化變成了邪知邪見之師!甚至於妄語連篇、騙人為是,如果像這類的人去作開示,行人弟子們聽了他的開示,只有與他同擔黑業,永恆痛苦輪迴,不得解脫。所以,本辦公室只能依法不依人,為了讓上師們能明白自己是什麼水平,是邪是正,是否精通佛法,自己屬於什麼程度,也為了開放夠資格之師能作正確開示,所以才出了這一道廣義的題「禪修」來做考試,這道題只要是修學佛法都會涉及到的理趣。果不其然,禪修考試已經出題兩個多月了,收到不多的答卷,為此現在再延續一個月給大家答卷,時間到了就不再接收考卷了!!!在這一段時間,我們收到了十幾封為人之師卻不懂佛法、鬧出笑話的信,他( 她)們在信中表明自己沒有學過禪修,沒有涉及禪定,所以不能參加應考,竟然來信說他 ( 她)們是密宗的上師、是修淨土宗、是修律宗之師、是唯識法相宗、是修小乘法,不是禪宗,不懂禪修,只懂神咒、金剛咒、手印、觀修儀軌、修大圓滿、修金剛法、唯識研究、為人應擇本性,乃至有的人還說,雖然身為上師還沒有因緣見過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外面跟一些法王、法師所學的也是不正確的禪修法,哪裡談得上學禪修,沒有學過的東西,怎麼能刁難他們,要他們去考試呢?其實說這種話的上師,完全就是佛教、佛學、佛法、佛門的外行,這與見過或沒有見過第三世多杰羌佛有什麼關係?可以實在的給予這些人定論:他們完全不懂解脫成就的佛法真諦!此等所謂的上師之人,無論見過第三世多杰羌佛或沒有見過第三世多杰羌佛,總之,說如此門外之話,根本就不是上師,所以才說不懂禪修,因此斷言如此之人,連密宗最基本的六波羅密、大圓滿空性之道,顯宗的六度都不懂,這類人所做的開示無疑都是亂編邪說。大家要明白一個鐵定的原則:佛教的任何一個宗派,只要是佛教徒都離不開禪定之修練,離不開禪修。大家要清楚,禪修並不是只有禪宗所行之修法,禪修之道廣攝於一切法中,任何一法都起定入禪,禪修就得禪定,包括大圓滿、金剛法、唸佛、修觀等,凡脫離六度就不得深入佛法的真諦,離開禪則離性空真諦,離開定則凡夫心識不止,禪定雙運深入方能悟證般若法身,持咒、修觀、誦經、唸佛、守戒、打坐等法門,都得清淨於定,如如觀修,悟諦起禪,都是圍繞著這個目的來得證般若空性,了脫成就之法身,所以禪修不是禪宗獨有,乃至有祖師說:“禪定加淨土猶如帶角虎”,這實在是外行,如何能談得上祖師二字?因為念佛一念收心,本身就是一種禪定,所以要明白,凡是佛教皆涉及禪修,否則任何宗派都將是外道,那樣只會不懂裝懂,就會像某位大人物,摘抄古德語錄,胡編亂說,題都沾不上。凡是作為弟子向你們的上師學習的行人,你們千萬要小心、要明白,跟著一個不敢應證禪修考試的上師,此人無論住在什麼國家、地區,無論佛教的身份地位多高,無論是顯宗什麼派的法師,或是密宗什麼派的法王、尊者、活佛,都屬於不通佛法的問題嚴重、不懂佛法的人,換言之,就是外行佛教上師,如果談不出禪修之人,除非此師是二星日月輪以上的大聖德,因二星日月輪以上的大聖德本身決不是不懂禪修,他(她)們的實證功夫就是從禪定理諦中所證到的聖量,只不過他不想講。如果行人繼續跟隨一個沒有參加應考禪修的上師,此師又不是二星日月輪以上的大聖德,那麼該行人必然與其外行造罪師同擔黑業,所以凡此類人將終生取消境行灌頂,不傳上乘佛法。當然,這與密宗根本十四戒和上師五十頌也有關係,因為有行人在某上師座下受了密宗十四根本戒,或唸誦上師五十頌(五十法),因此怕犯戒,就不敢離開偏見邪說的上師,加上該師名頭地位顯赫,更是不敢不唯命是從,所以認為自己離開會犯密宗十四根本戒。記住,這類想法完全錯了!是不正知見!乃至是絕對的邪見!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次說法:“學佛是依教如法,依釋迦牟尼教,如佛說性空般若法。”是跟聖者學,依正確法義行,而不是跟凡夫,更不是跟騙子、邪師、妖孽學邪見。大家要清楚一個真理,騙子、妖孽、山精、水怪、鬼子母、夜叉、羅剎、邪惡血光鬼、神棍、巫婆等,他們都很狡猾,都會身穿佛教外衣,手持合法證件,利用密宗十四根本戒和上師五十頌來約束弟子,難道不是這樣嗎?如果你們一當落在這類邪師座下守密宗十四根本戒的第一戒,或按上師五十頌來對待前面所說的邪惡之師,能不墮無間地獄嗎?密宗十四根本戒和上師五十頌,對真正正知正見的佛教上師來說,弟子如法履行確實是解脫成就的根本,比如對蓮花生大師、宗喀巴大師、馬爾巴大師、無我母大師等此類真大聖者去尊崇,那是功德無量的,但相反,依學表面名頭地位很高或所謂一代宗師的大人物,而暗地裡此人卻是違背經教、說假話騙人之邪師、騙子、妖言惑眾的人,以密宗十四根本戒的第一戒,或上師五十頌去尊崇對待你的邪見之師,那就與吃了爛腸藥沒有差別,慧命必然爛掉,該弟子一定地獄有份,因為自己以身試行,樹立邪教風範,導人崇邪,助惡害生,罪大惡極!同時大家也要注意,做上師的有依教奉行的好上師,也有騙子邪惡之師,做弟子的有好弟子,也有邪惡弟子,這些邪惡弟子共分兩類,一者打著他們上師的招牌,八方詐騙,他們的上師受到牽連破壞卻一無所知;二者弟子為邪師鼓吹,八方宣傳,種罪惡之因果。當然行人會說:“我們怎麼知道我們上師是良師還是邪師呢?是騙子還是好人呢?又怎麼鑑別邪惡弟子呢?”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了:“凡是邪師或邪弟子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自私’,都會落入128條知見中,會為自己的利益去騙人,因此對騙子、邪惡之師或邪惡弟子的鑑別,絕不能依傳承哪一派的繼承人,要依該人的言行善惡,不要依轉世身份的名牌地位,哪怕他是世界第一的大法王,乃至被認證為蓮花生大師轉世、或宗喀巴大師再來、或傳為觀音、文殊等大菩薩轉世者,只要是違背128條知見三條以上而不改悔者,都有可能是邪師,並非真身轉世者,所以也要依聖量實證,鑑別聖德證書,總之,凡落入128條知見三條以上而不改悔者,該師則不可依止,因為有可能之前所顯現之聖格已受污染,步入邪途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經多次說法,再清楚不過了,望大家不要糊塗,當今騙子、邪師、邪徒遍地都是,布滿了全世界,混雜在西密和顯宗、大乘、小乘等等教派中,尤其是與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聯繫的那些外面的邪師,更是加倍的糟糕,妄語騙人,假話連篇,法理混亂,著述甚多卻邪說充盈,乃至幾十倍的惡劣妖邪、騙子成風,其中有世界著名的一、二、三流人物。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為什麼要舉行聖德考試?原因就在於幫助行人鑑別真假聖凡,利益行人,當今世界上邪師充盈,妖惡多,正見少,正如釋迦牟尼佛說末法時期魔強法弱多遭害,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外面的邪師多,甚至跟在我名下學佛的法王、尊者、法師、居士等,其中也有我之前讚嘆過的人物,由於受名利污染,也有個別成了違背經教說假話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