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真相》 (二十七) 假皈依修行竟不自知 六法寶照出白癡小人

《揭開真相》 (二十七) 假皈依修行竟不自知  六法寶照出白癡小人

我修了這麼多年,可是我卻一直不進步,只有很短的一個多月的時間,出現了皈依境和綠度母本尊壇城,看得清清楚楚,但當我說話與祂們溝通時,聖境馬上如煙消失了,每一次都是如此, 只要不說話,境界就很實在,一當說話想跟祂們溝通,當下就成為幻化,立刻無影無蹤,我總是在想,佛陀傳的法怎麼會這樣不堅固呢?難道佛陀師父的法不完整嗎?但是我也相信我的師父是佛陀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因為很多人都在祂那裡學到了大法, 如大十字正義法王,如唐東迦波仁波切,如莫知仁波切、丹瑪翟芒尊者、祿東贊法王、開初仁波切、拉珍聖德等等,但為何我學不到最高的法呢?我也明白了很多道理,很多錯誤罪過我也改了, 我也儘量按照佛陀師父教的修行法和本尊儀軌法去做功課,可是就是沒有堅固的受用,為何我一直學不到大法,也得不到功夫的展露,這是我無法理解的,難免不產生一些想法:難道佛陀師父不是佛陀嗎?難道有分別心嗎?難怪駐地的師姐妹們會有不團結的行為,也想到狗狗們的那些動作難道是經過培訓的嗎?但又想到百萬黃蜂、百萬飛鳥怎麼能培訓說來就來啊?又怎麼能培訓死人喊她活就活啊?而且為什麼大十字正義法王和摩訶法王、莫知仁波切又沒有問題呢?我們常處在身邊的祿東贊法王和開初仁波切也沒有問題呢?他們功夫還那麼高強呢?當我一警覺到這些念頭的浮現,我當下就懺悔了,確實有點糟糕,自己沒有功夫,竟然還質疑,看來這無明的惡念,不能不小心,所以我便去請教大十字正義法王,我理清了思緒請教祂,第一次祂看了我一眼,沒有做任何回答,第二次同樣沒有開腔,第三次我改變了請教話題, 我說:「大十字正義法王 !據我所知,您是被世界頂級大法王認證,赫赫有名的上乘大尊者轉世再來的法王,怎麼很多人都稱呼您大十字正義法王呢?」大十字正義法王說:「讓你見笑了 !我沒有讓人來稱呼我大十字正義法王,稱呼我什麼都一樣。」我恭敬地再次請問:「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尊稱您呢?」大十字正義法王說:「大概原因是我在世界上得到了紅衣配劍大十字正義的稱號,有的人就趁此機會改變了我的稱呼,其實稱呼我什麼都不重要,大十字正義也好,小行者也好,都一樣,爵位銜頭不是我們要執著的,而我們要做的是實際真正修行學佛。」我恭敬地請問: 「為何我修行不進步?為何法王您幾歲就經論無礙,道行功夫高深莫測?」大十字正義法王說:「你不要奉承我 !」我說:「比您道行差的開初仁波切在我們面前,活生生地用熱感應儀測試他的拙火,他的拙火定如此了得,我就沒有這本事 !」大十字正義法王說:「像你這樣修行,不但不會有拙火,不但今生不會成就, 而且一世比一世差。」我問:「為什麼?我也很努力在做功課、在修行啊 !」大十字正義法王說:「既然這樣,就等你想清楚再說 !」祂就不理我了。

 

過了幾天,我什麼都想了,就是不知道為何我不進步?擇決過不了關,學不了大法?我再去找大十字正義法王,祂說:「你答案出來了嗎?答案出來就不要再問我,我說:「正因為答案沒有出來,才請法王指點迷津。」大十字正義法王說:「你先對佛陀師父的法相頂禮後,再來問我。」我去頂禮後再過來,大十字正義法王說:「你現在心平靜氣地、認認真真地聽我跟你說,很多人都像你一樣,一輩子認真修行、修法沒有受用,得不到成就, 乃至於任何法都修不出受用功夫,其實有很多不如法隔擋了他們的慧命,關鍵在於不如法,不守戒和亂持戒,認不到聖者,認凡為聖,造成巨大罪過。另外有做上師的,不是聖德卻冒稱聖德, 小聖德冒稱大聖德,乃至聖德犯戒,退聖為凡後,照常以聖德自居,蒙蔽弟子,嚴重犯戒 !」祂的這些話讓我有些想不通,我說: 「我每個星期誦二次《上師五十頌》,每天都要誦一次《密宗十四根本戒》,看我有沒有犯,尤其是第一戒我特別注意,對尊者、法王、仁波切、大法師們很尊敬,他們都是上師,到這裡來拜見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上師們很多,不是尊者,就是法王、大活佛、大法師,凡是來的上師們,我都按《上師五十頌》對待他們,都是依教奉行的。」

 

大十字正義法王閉上了眼睛,一言不發,我苦口婆心地請求祂:「您為什麼不說話呢?」大十字正義法王睜開眼睛,嚴肅地說:「你愚癡幼稚到了極度,你在修行,你出了什麼問題都還不知道,為什麼只知道誦《上師五十頌》,按《密宗十四根本戒》 守持,而不知道拿一二八條知見去應證所謂的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師上師們呢?沒有經過應證,你怎麼知道哪些人屬於真正的上師呢?對非合格上師實行《密宗十四根本戒》的第一戒、實行《上師五十頌》,你的罪就大得可怕了 !錯就錯在每天誦《密宗十四根本戒》,隨時按《上師五十頌》對待有名頭的上師,在你所接觸過的上師中,尊者也好,法王也好,他們真正的就是合法的上師嗎?他們說過假話騙弟子嗎?他們讓你和他一起弄虛作假,做過某種傷害眾生利益的事嗎?他們假借過更高聖德的名義來欺騙弟子嗎?你核實過?查過嗎?你愚笨到了不去核實、查證的地步 !如果他們藉聖斂財,損人利己,此人哪怕過去是聖德, 都已經被利養污染淪為邪師了,根本就不是上師,你竟然對邪師之類遵守戒體,你這是在造罪,還是在修德?至高無上的頂聖如來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來就不讓人以《密宗十四根本戒》和《上師五十頌》來對待祂,而是教人要以一二八條知見來應證, 我今天明確跟你說,你犯的罪業太重 !法界中最好的法寶就是一二八條知見鑑別、《解脫大手印》中的心髓,這是無與倫比, 從古至今至高無上的法寶。你見到過的尊者、法王、大活佛、大法師有哪一個能超過莫知仁波切,連二星日月輪的莫知仁波切也對我說,祂的修持和證量,根本沒有資格接受《上師五十頌》和《密宗十四根本戒》的尊奉,我認為祂說得很正確,讚嘆了祂是一個正知正見的聖德,你正慧整天尊奉的是一些什麼人?他們持有日月輪聖德證書嗎?就算持有須彌輪證書,你細緻地審查他們落入了一二八條知見嗎?如果落入,也會淪為邪師,因為他根本不是二星日月輪以上的大聖德。你能斷定他們這其中沒有騙子、沒有妖魔、沒有山精水怪?沒有魑魅魍魎?沒有夜叉、羅剎、鬼子母之類的投生嗎?他們非常清楚要披上袈裟,搭上紅衣,穿上王袍,持上被認證身份的證書,用《上師五十頌》和《密宗十四根本戒》來約束你們這批愚癡到極度的人來效忠他們,你很相應的以這種戒行和心態來尊奉他們,你是在助邪散毒,你清楚點 ! 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說了:『《上師五十頌》和《密宗十四根本戒》是罪大於功,尤其是《密宗十四根本戒》的第一戒, 對邪師實行守持第一戒,是助惡毀善,《上師五十頌》和《密宗十四根本戒》是針對真正的大菩薩轉世的大聖德而實行的,絕不是奉行在妖邪騙子之師身上的守此戒之第一戒者,否則不但不能解脫,而且必墮三惡道中。』佛陀師父已經很清楚地開示說法, 因此我們對真正的佛菩薩實行《上師五十頌》和《密宗十四根本戒》,那是功德無量,但是真正的聖德,貨真價實的佛菩薩,在這世界上,一萬個尊者、法王、仁波切、法師們難有一個,而帶有虛名大頭銜的人物,實質上是假上師,乃至是著名法王們認證過的人物,遍地都是,有的過去是聖,後來也成了變質霉爛之貨, 一萬個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個都是騙子,外表是尊者、法王,實際上完全就是假貨、騙子,根本不懂佛法,假如你一當對妖孽之類的應世者實行《密宗十四根本戒》和《上師五十頌》,則是罪惡無窮,我只能對你提出的問題為你難過,你不覺得你乳臭未乾, 愚之極度,助惡滅善 !你擇決過不了關,怪誰呢?怪你自己 !」

 

「但是就算你做好了這些,可是都還要看你在渡生方面菩提心是不是付諸了實踐,要錄取你實際上接引了多少人深入修行, 聞聽佛陀法音,如果你沒有去接引眾生學佛,沒有建立這些渡生功德就不圓滿。除此之外,你擇決過不了關,學不了大法,另外其中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主要是身上的不淨業造成的,而且這一個不淨業和其他的不淨業還不相同,這個不淨業是針對佛陀和大菩薩,這是根本上的不淨業,比如你對佛陀師父並不是真心誠意地虔誠皈依,等於沒有皈依,沒有皈依根本就不是佛教徒。」我馬上就不同意地說:「我很虔誠 !我很真誠 !」大十字正義法王說:「這是你用強行的調整來壓制意識約束你自己的勉強行為, 而不是你真正從內心深處和骨子裡頭生出來的認知真信,你的這種虔誠心是屬於牆頭風吹草,左右搖擺的,比如說你見到佛陀師父聖境出來、功德無量的時候,你就非常虔誠,那時佛陀師父在你的心中,就是真正的佛陀,而在另外的時間,你見到佛陀師父與常人一樣,乃至身體不舒服的時候,你就有意、無意地產生異想,認為佛陀師父是個普通人,你怎麼沒有想到這是佛陀師父代生受苦的緣相,你卻產生不淨業的想法呢?你怎麼沒有想到古佛維摩尊者代生病臥床側的時候呢?你又怎麼沒有想一想,佛陀師父生了很重的病,但是一當不代生受苦的時候,祂立刻就沒有病了,這是你們凡夫心識能去度量的嗎?古人說:『亦反亦覆小人心,亦漲亦退山溪水』,你就是這樣的貨色,更嚴重的是你的皈依問題,這就是真正使你不能三業相應的根源,這就是不淨業的種子心態造成你成了假皈依。」我說:「我雖然有這種情況,但是三業絕對相應,是真皈依佛教徒。」

 

大十字正義法王說:「你三業相應怎麼會有左右搖擺的心態呢?對佛陀產生凡夫之見呢?聖凡取捨的心態用在佛陀身上呢? 你對釋迦牟尼佛怎麼會沒有這種心態呢?你對觀世音菩薩怎麼會沒有這種心態呢?你的三業不是清淨性的相應,而是約束性的相應,才會有這種心態,這不是一個真正皈依信徒,這不是上等行持的作為。你要清楚,佛陀師父祂這一生在這世界上是為什麼? 其他的法王、大尊者們又是為了什麼?當然大家都會說是為了自覺覺他、普渡眾生,其實有幾個有道行在真正地普渡眾生?有幾個是為眾生不是為自己的?至少在近代史上,我只看到了佛陀師父一個,比如,誰能做到了整天為眾生操勞,整天為眾生做事, 眾生給祂的錢財完全不收,乃至有人把錢放在那裡離開了,甚至不留名姓,佛陀師父都是讓法師們把錢收到廟裡歸公或捐贈非營利機構,有這樣的人嗎?有這樣的大法王、大尊者、大法師嗎? 至少我沒有看到過,根本沒有哪一個有佛陀師父這樣的行為,我看這除了真正的佛陀,只為眾生不為自己,誰也做不到 !你正慧能找出一個跟佛陀師父一樣行為的人嗎?除了佛陀師父之外,有哪一個只為了弘法利生而不收供養?佛陀師父不但不收供養,還把自己辛辛苦苦工作掙來的錢,拿給廟上的出家人去生活,去幫助救災、救難,再怎麼樣沒有知識的人,在這個問題上也應該想一想,誰有這樣的捨己忘我利生行為?難道不耐人深思嗎?不是佛陀會有至高無上的佛陀行為嗎?當然有壞邪之人會說這是故意裝的,誰敢這樣來裝?你敢裝嗎?既然你們說是裝的就算是裝嘛, 那我現在跟你們說幾條裝不了的,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和寶書上的三十大類誰能裝得了 !你能找一個裝得了的給我證明一下嗎?哪一個?一個也沒有 !你也裝不了 !」

 

大十字正義法王又問說:「你是真皈依嗎?」我毫不猶豫地回答說:「那當然是 !如果不是,怎麼我現在是出家比丘尼呢?」 大十字正義法王說:「這穿比丘尼外衣的你,代表不了就是一個真皈依的教徒,代表不了真正皈依了三寶,你要清楚地明白什麼是皈依?皈是皈向,依是依靠,而且是盡其形壽命皈向依靠,壽命、身形在這世界一天,那一天的身口意也應該是皈依的,都是身口意三業皈向依靠,無有分毫脫離三寶,脫離佛陀,你做到了嗎?」我說:「那當然做到了 !」大十字正義法王說:「如果做到了,那就沒有相反的思想和言行,你不但沒有做到真皈依,而且是叛業,是惡意中傷佛陀的壞人,像這樣的人,佛教中非常之多,你就是其中一員,所以很多佛教徒修了一輩子的行,甚至於證到一些境界,最終還是不得成就解脫,因為他們無意間成了假皈依,自己都不知道,你就是這些人的典範。」我聽了這番話, 肺都氣炸了,不服氣地說:「您不能亂說我 !這樣不顧事實亂評判,我是真心學佛修行的真皈依弟子,我相信佛陀師父,才在佛陀師父的駐地跟了十幾年,不是真皈依,我就不會一直在佛陀師父這裡了,我還繼續出家嗎?法王,您是大十字正義,這登峰造極的大聖德地位,我知道,了不起,我尊敬您,但是不可以仗道壓人,我現在在真正修行學佛練功,沒有斷過一天,從來沒有中傷過佛陀,法王您不可以誤解我 !」

 

大十字正義法王說:「無明煩惱是會讓人徹底墮落的,就憑你現在這麼生氣,已經是我執牽拖著你,脫離修行了,我還再說你就是個假皈依教徒,自己在騙自己,你嚴肅地回答我,你把師兄姐妹之間的無明不和鬥爭看在眼裡,裝在心中,打在佛陀師父的身上,認為是佛陀師父的不是,就僅僅憑這一點,你已經脫離皈依破戒了,已經不是一個佛教徒了,是一個外表穿僧衣的世俗之人,對佛陀師父已經不是百分之百真心誠意了,更無知的是, 竟然認為佛陀師父應該把駐地這些有矛盾的出家人,全部換成上乘的聖德人士,你太愚癡,這樣錯因果的想法念頭也冒的出來, 不明白因果法緣的關係,照你膚淺的思維,釋迦牟尼佛早就該把提婆達多等等一些不好的弟子趕走,全部換成十地以上的菩薩, 如果是那樣,你還能學什麼大佛法,你就是其中該被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換走的一員,你這個愚癡的傢伙,趕快從骨子裡生起認知吧 !至於師兄姐妹之間的無始因緣果業善惡交錯,感報矛盾, 這是因果和修行的關係,與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有什麼關連 !你怎麼不怪釋迦牟尼佛呢?不怪觀世音菩薩呢?你怎麼不打在觀世音菩薩的身上,他們在唸觀世音菩薩的咒語,沒有加持他們修好行呢?你要清醒一點,佛陀師父只能隨緣教化他們, 他們不按照佛陀師父的教化行持,這與佛陀是無關的,佛教中這種人相當之多,否則公告上為什麼再一再二再三地提醒大家,說明他們聽了當成耳邊風了,看了當成空飛鳥了,佛陀師父已盡力而為,這就相當於釋迦佛陀當年教化五百比丘和一些小菩薩們, 他們其中很多人根本當成耳邊風,不聽教化,照常我行我素,這是他們的善根業力有問題,被困住了,所以才有多杰羌佛第二世維摩問疾的教化,難道他們的行為是釋迦佛陀的問題嗎?你有這種想法,已經是一個業障傢伙,現在我再提醒你一個問題,你相處的師兄姐妹們互相不和,對嗎?這是不應該的,不是修行的行為,是嗎?」我回答:「當然不是修行人的行為,是絕對地違背修行,可是我很小心這方面,沒有和他們混為一夥鬧矛盾。」大十字正義法王說:「其實你比他們還要糟糕,因為他們僅僅是師兄姐妹矛盾,而沒有像你那樣謗佛,把別人的言行不淨業,打在佛陀的身上,這是惡劣的謗佛 !你做到了每天身口意三業皈向依靠佛陀師父了嗎?我幫你回答『沒有』,因為就在你把師兄姐妹的不如法,不依教奉行,拿來懷疑佛陀師父不是佛陀,就在那一刻,你罪大赫然已經成立了,已經比師兄姐妹之間有矛盾,更是罪業,你甚至愚癡到了什麼程度,實在幼稚,不敢讓人相信,當佛陀師父問你某些事情的時候,你竟然說假話騙佛陀師父,說假話騙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有哪個佛菩薩本尊敢接收一個騙佛陀的人呢?哪個本尊願意擇決收你為合法教徒呢?祂們絕不會錯因果,你這樣怎麼會有受用?怎麼能學到大法呢?這樣怎麼成就解脫呢?你竟然沒有看到自己比師兄姐妹們更可惡,自己是一泡狗屎還認為別人臭,為什麼沒有發現自己也是與某些師兄姐妹們是一樣貨色的人呢?就如烏鴉看到豬是黑色,卻沒有看到自己比豬更黑,又比如你本有的我見私心行為,也是值得你迴光掂量的,比如從小事上看起,不該你當班的時候,你就不願幫他人做事,乃至有人請你開門,你也不去幫忙,這樣哪裡還有四無量心呢?僅這一心行,你就不會學到大法,因為大法都是本尊掌握作主擇決的,難道佛菩薩的世界中有這樣的人嗎?你的眼光這麼窄, 只看到你自己沒有學到大法,你怎麼沒有看到也有些著名的尊者、法王,也沒有學到大法呢?原因就在於他(她)們與你一樣沒有真皈依,明確告訴你,佛菩薩的世界中不接收假皈依、假修行的人,因為佛菩薩的世界中,全部都是無私心的聖人,我今天只說到你這些,你其他修持還有問題,就僅這一條就夠了,你還好意思說自己學不到大法無法理解,現在理解了吧 !要明白佛菩薩的世界中,找不到一個懷疑佛陀的人,一個也沒有,就相當於人類中一個豬狗也沒有,因為豬狗的心態、外形、結構,根本就不是人類,反過來,人類的心態、結構、言行,根本就不是佛菩薩的心態、言行、結構,又相當於恆河的淨沙就是淨沙,而凡河的泥沙就是泥沙,若要把泥沙變成淨沙,那一定得把沙中的泥洗掉, 才能成為淨沙,這時才能與淨沙同類,凡是要進入佛菩薩的世界, 自己要與佛菩薩同為一類,那必須真皈依真修行,特別是面對佛菩薩,要修掉一切惡業之想、惡業之行為、惡業之語言,要修來符合佛菩薩的質地,那才有佛菩薩的功夫成就。」

 

我一聽覺得大十字正義法王開示得非常有道理,我確實就是這樣的心態行持,落入了假皈依,自己還認為聰明會分析,其實根本不虔誠,太可憐了 !雖然佛陀師父確實就是古佛再來,但有時候,不經意地對待佛陀師父有世俗觀點的看法,那雖然是很短暫地從我腦海中就過去了,我當下就調整悔過了,但畢竟是用意識強行調整的,比如縱然我參加了很多勝義法會,但我的毛病、微小的意識依舊產生不淨念,都會造成對佛法三業的清淨度降低, 我自己找不到問題,卻還埋怨起佛陀師父,為何不憐憫我、不教我大法呢?為什麼佛陀師父教他人而不教我,有分別心呢?又比如有很多法王、攝政王仁波切,認證了佛陀師父是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我興奮地高興讚嘆,難以言表,對佛陀師父生起十分恭敬之心,從哪裡看都像佛陀,但是極少數、喪失道德的、凡夫本質的法王、仁波切否認他自己寫的認證書時,我馬上又對佛陀師父產生了不好的、不淨業想法,甚至於會想這到底是哪一個說的是真的呢?其實我已經非常地糟糕,佛陀師父是無上般若大智的巨聖德,怎麼會去偽造一個別人的假認證呢?佛陀師父非常清楚, 現在是屬於網路時代,無論是什麼弄虛作假,只要牽涉到名人, 上網要不到兩天,就會把你揭發出來,甚至於把你告上法庭,這無疑是自找苦吃,自找倒楣,自找災難,哪怕對方不是名人,只要在網上發出來以後,也會很快看到有人藉用他人的名義造勢, 也會吃上官司。

 

佛陀師父經常教導我們,作任何事情要實實在在,不能弄虛作假,這麼多年來,我們見到佛陀師父的道德崇高,清純無比, 我可以說無人能及,確實找不到一個佛教大老能比,這是真心話, 但是我怎麼能冒出對佛陀師父產生不淨業想法的念頭呢?說明我確實沒有從內心、從骨子裡認識到佛陀師父。大十字正義法王的一番話,讓我感受很多,這確實是我的致命傷,我請大十字正義法王教我怎樣才能去除掉不好的世俗觀點?我怎麼樣才能真正發自自然的三業相應,成為清淨三業相應者呢?

 

大十字正義法王說:「要清淨三業相應,成為真正皈依人, 你必須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你對佛陀師父的認知,不應該是迷信的,應該是理性的、實相的,也就是真實不虛的認知,而不是憑那些很多法王、活佛的認證和賀讚來定,佛陀師父是真正的佛陀, 僅憑認證書認證了也不一定就是真正的佛陀,沒有認證也不能說這就不是佛陀,而是佛陀有佛陀的覺量,要從佛陀的實際覺量來認知真正的佛陀。比如佛陀是純金的黃金,而法王、尊者、大活佛是黃銅,凡夫是鏽鐵,這三塊料的質地成份是完全不同的,把三塊料全部用同樣顏色染上就看不出來了,但是要清楚,雖然三塊東西塗成了同樣顏色,從外表看不出來了,但黃金就是黃金, 而不是黃銅,黃銅絕不是黃金,並不需要把黃金鑑定後才是黃金, 因為金本身就是金,銅就是銅,不是說拿一塊沒有鑑定過的黃金就會成銅了,而相反,鑑定過的銅就是金了,金和銅的真實,不是憑鑑定來定的,它們的差別是有各自的重量和質地成份,是不是佛陀,同樣是一個這樣的真理,佛陀沒有經過認證也是佛陀, 不是佛陀,認證了也不是佛陀,因為佛陀的聖量覺境,是與法王、尊者的成份、結構、證量完全不同的,所以佛陀師父絕對不需要任何法王、活佛認可或不認可,就相當於黃金、黃銅、鏽鐵,鑑定師鑑定或不鑑定,它們三塊料照常各自有各自的重量、成份、性質,金就是金,銅就是銅。釋迦牟尼佛一份認證書都沒有,可就是真正的佛陀,佛陀不是憑認證書選出來的,而是憑本圓的覺量。我們的佛陀師父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僅從因果的角度來看, 祂的很多覺量成就都是史無前例的,我要說的是,因果的報應, 因果的呈現,那是科學的,如影隨形,不會有絲毫錯謬的,比如, 二地菩薩的成就,一地菩薩就達不到,而大菩薩的成就是不能跟等妙覺菩薩相比的,佛陀的成就絕不是大菩薩能沾邊的,都會以因果的形式體顯在世法,表顯在法界中,有什麼學問,有什麼成就,有什麼成果,這是無始的修持,因果感報的展現。如果是佛陀,佛陀在世界上所展現的成就成果,絕不是哪一個大菩薩所展現的成果能達得到的,簡單地說,佛陀的智慧絕對比大菩薩高得多,佛陀的本事絕對比大菩薩大得多,佛陀的覺量絕對勝於大菩薩的聖量,因此佛陀在世界上,在各個方面表現的都是最強的, 你想一想,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只是五明成就,從古至今,有誰比得贏?有哪一個聖德超過嗎?你看過佛陀師父講的法、說的經論,從歷史上到今天,哪一個祖師聖德有佛陀師父講得那麼地圓融無礙?佛陀師父無論什麼經、無論什麼論、什麼法義,無有不解,無有不通。我再問你,你看過從古至今有哪一個講的般若真諦,有佛陀師父說得那麼地清楚透徹?一個也沒有,從古至今, 一個也找不出來與佛陀師父相提並論的巨聖德祖師,從歷史上, 沒有出現一個超過佛陀師父的佛教人物,只是因果上出現的成果就可以說明,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都不是佛陀,難道比祂差的人還是佛陀嗎?我們再說祂的覺量所展現的聖境,比如,各種灌頂的威力無窮,聖境出顯,除了佛陀,誰能達得到呢?比如,祂教的弟子成就那麼高,很多都達到超凡聖量,當然這些都可以被人否認、否決,就拿拙火定來說,竟然有愚癡的人說,在背後放電磁爐,肚子的前方放上一個鐵就可以發熱,其實這是矇騙愚人的說法,電磁爐不要說隔一個人身體的厚度傳不上熱來,就是把兩個手掌按在電磁爐上,上面放鐵也不會在手背上方傳熱,因為人體會隔掉電磁爐的熱波,這些代表妖魔群黨的人,由於自己沒有真本事,就只好毀謗他人來遮羞自己的無能,沒事就喜歡編些話來迷惑大眾,可憐,地獄等著他們,大家可以拿電磁爐做實驗就知道了。」

 

我說:「這些人在胡說八道 !有一次開初仁波切的肚子什麼都沒有放,任何東西都沒有放,是用紅外線熱感應儀直接對準肚子上,測出華氏一九七點四度,莫知仁波切的肚子上放的不是鐵盤, 是瓷器的盤子,把很多法王、仁波切都燒傷了,那些燒傷的仁波切們大家都發了重誓,來擔保這一真實的事實,當天我在現場親眼所見,如果不是事實,每個人都會發那麼重的誓嗎?這場法會是錄了相的,這是鐵證如山的,大家在現場見證的,這是大家看到的,這些睜眼編假話、錯因果的人太多了 !要墮無間地獄的 !」 大十字正義法王接著說:「會墮無間地獄,但是不要去罵他們, 都是眾生,我們要為他們唸佛,為他們祝福作祈禱,當想到他人的可憐時,也迴光返照,你也許自己比他人更愚癡、更糟糕。」

 

我說:「拙火定可以證明了,但是有些人說,開初仁波切的『現量大圓滿』在接受灌頂時,一個小時之內,進入了虹身世界, 只能憑嘴巴說,別人又看不到,怎麼去證明呢?」大十字正義法王說:「這我就說不上了,你去問開初仁波切吧 !」大十字正義法王當時就把開初仁波切大聲叫了過來,說:「開初仁波切 !你過來一下 !有事問你 !妖孽騙子們對你的『現量大圓滿』有質疑, 說你打妄語,這樣會影響眾生的修行。」開初仁波切說:「佛法是修自己的行,沒有必要拿去跟那些妖邪之人爭辯,尊貴的大十字正義法王要我今天來證明『現量大圓滿』,我就看在眾生被他們迷惑,我將以我無始永恆來證明,我在這裡發一重誓,佛陀師父為我舉行『現量大圓滿』境行灌頂時,沒有超過一個小時,我就進入了五彩光明的佛土虹身世界,從那一刻開始,現在已幾年過去了,不分晝夜,而且任何時候,都可以隨意當下進入虹身佛土,這是我自己已經獲證的成就,如果我說的是假話,不僅我墮入無間地獄,包括我的家人、兒子、女兒、孫子,全部遭惡報, 永遠痛苦得不到福樂,只有悲慘到永恆,如果我今天說的全是真實的事,他們不但不遭惡報,而且福祿圓滿,幸福永恆,佛弟子開初向諸佛菩薩、空中護法和一切神靈,發下重誓,近期如願感報,發誓完畢。我這樣做,這些妖孽騙子們滿意了吧 !他們的言行敢發誓嗎?他們不敢 !假的是不敢發誓的,這就猶如薩迦天津說假話,不敢與出家人一併到寺廟發誓,因為是假的,發了重誓, 畢竟要如實遭報的。」

 

大十字正義法王說:「這些什麼功夫我們都不去談它了,都可以給別人編一套來毀謗說是假的,把這些全部放在一邊,我只說幾點來給你應證,就可以認識到這是真正的佛陀了,把這幾點認識到,你從內心就可以認識到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是真正的佛陀。

 

第一點應證:在勝義浴佛法會上萬里晴空,佛陀師父在頭一天就說:『明天會有大風捲來,所以你們的帷柱要打堅固。』當天開始修法的時候,萬里無雲,晴空烈日,一絲風也沒有,剛剛開始祈請諸天,突然一分鐘不到,狂風大作,差點把帷柱吹斷, 這風如果不是佛陀,普通的人招呼的來嗎?你應該好好思考,在修法時,祈請諸天護法,突然諸天駕臨虛空,驚雷炸響在上空, 這時是晴空萬里,烈日高照,怎麼會驚雷炸起,滾雷滾動?不是佛陀誰有這本事?這你應該好好想,而且請來護法展現金剛相在浴佛池中,這不是佛陀誰能請得動嘛哈嘎拉金剛在浴佛池中神變? 大家親眼見到的,浴佛池重達四千多磅,十幾個人抬不動,而佛陀師父喊了兩個徒弟,就把它抬起來,如果不是佛陀教的徒弟, 怎麼會一個老人、一個年輕人就抬得起這麼重呢?只是一個浴佛法會,就足以證明問題,還有什麼可質疑的呢?這些值得你們好好想一想,是不是佛陀才能做得到的呢?人為怎麼能做得到?

 

第二點應證:佛陀師父才是真正為利眾生的巨聖,就憑當今世界,你看過哪一個祖師級的人物,為了眾生而清理內部,而佛陀師父從不考慮自己,只考慮利益眾生,幫助眾生,解脫眾生, 怕眾生被騙,怕眾生被害,而對內部的長老級人物、祖師級轉世的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師進行清理,嚴厲教化,告訴行人們如何鑑別他們、識別他們,不要上當受騙,要依一二八條知見衡量他們,這在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公告和說明中,有非常多這方面的內容,誰敢這樣來清理內部,只有佛陀才敢為利眾生,不顧自己的法王、仁波切、法師們垮掉而清理內部,而不是為自己增強勢力,可是其他所有的大人物,他們保護內部,互相讚嘆、抬高,為了保護內部,渲染色彩,對不淨業的上師級人物的行為,根本不予批判,眾生受到荼毒迷惑,他們也不管,你怎麼不思考一下,除了佛陀,誰在無私地這樣做呢?

 

第三點應證:一天下午剛剛起風,佛陀師父說:『不要講話, 馬上會下冰雹 !』佛陀師父的話音剛落,大約十秒鐘,果然下起了冰雹,大如彈丸,下幾分鐘後停了,附近的鄰家整整鋪了一層,這又是哪個高超科學的人為本事做得到這一點呢?」我說:「我也在現場看到這個事件 !」大十字正義法王說:「不要打斷我說話 !」 祂接著又說:「而且下了一地的冰雹,當時佛陀師父用一根棍子在地上劃了一圈,當所有的冰雹都化了,佛陀師父劃的這一圈卻不化,這一系列是什麼概念?不是佛陀的話,菩薩做得到嗎?

 

第四點應證:大家把甘露衣缽沖洗地乾乾淨淨,活生生地就守著甘露衣缽,而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請佛陀來虛空降下甘露, 這不是佛陀嗎?菩薩能請得動佛陀嗎?這佛降甘露大家是眼睜睜看到的,除了佛陀,誰能請佛來降甘露呢?

 

第五點應證:當悟明長老、意昭老和尚等等他們一批人,在接受佛陀師父甘露沐灑灌頂的時候,佛陀師父竟然說:『等一會兒有百萬黃蜂來到上空,而且不會咬傷你們,你們放心 !』結果一修法,果然百萬黃蜂來了,就在頭頂上,沒有咬傷一個人,這是凡夫俗子能做得到的嗎?凡夫俗子在沒有黃蜂的情況下敢預言說等一會兒會來百萬黃蜂嗎?是凡夫俗子敢讓大家在黃蜂下面嗎?黃蜂是世界上第一大毒的蜂,而且特別喜歡咬人,黃蜂在人群中穿飛,人們的頭頂是百萬黃蜂,誰在百萬黃蜂下面都要死的, 因為這黃蜂叫做Yellow Jacket,不是螫人是咬人,只要兩、三隻黃蜂就可以讓一個人死亡,何況撲天蓋地的黃蜂 !就憑這一點就不是人為能達到的,必須是佛陀 !就算是一個最愚癡的白癡也會明白,這絕對是很大的佛菩薩才能做到的。

 

第六點應證:我只提到《什麼叫修行》和《解脫大手印》的兩大心髓『暇滿殊勝海心髓』和『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鮮明地透視出了佛陀的本質,再僅憑一二八條知見鑑別,這不是佛陀難道能貶低成大菩薩嗎?從古至今誰有這精簡而完美的戒體說法?沒有哪一個人能達到,你怎麼不把這些好好地想一想呢?不拿去給當今那些著名的大法王、大法師、大活佛、大尊者們對比一下呢?你能想得出或找得到有佛陀師父三分之一的聖量成就嗎?你去想幾天幾夜也想不出一個佛教人物來對比,因為這世界根本就沒有任何佛教大德能與佛陀師父相提並論,就是一個也沒有 !難道不是事實嗎?

 

這至高無上的佛陀,你怎樣測度的?這是你的骨子裡面就是已經被污染的了,你抱著的是不淨業,障住了你的眼界,障住了你的心扉,讓你渲染無明黑業,你的三業怎麼會純正呢?你知道佛陀師父隨時說法都牽涉到心行嗎?因為心行不正,無論學任何法,都不會有受用,原因是每一部法都有一個本尊,本尊是不會接收心行不正的人的,因為本尊必須承擔因果責任,施給功力加持是祂的責任,給壞人加持是祂的罪業,所以心行不正的人, 百千萬億中找不到一個接受境行灌頂得了灌的,主要是進入勝義灌頂或更高的境行灌頂,都是本尊護法親自在灌頂時接收弟子, 心行不正,本尊不會接收,不敢接收,因此所有一切法的成就都必須建立在心行上,落實在戒體上,如果心行、戒體還不夠學某種法的程度,就算破格教了你的法,也不會有受用的,乃至凡是傳大法灌頂,是要必須透過擇決來灌的,在戒行上沒有修到那個夠格程度,所學的該法本尊是不會認可的,比如,有一次舉行法會為一些師兄們去傳顯密灌頂的授權,有的師兄接到了好幾部法, 其中一位師兄雖然他接受了一些顯密的灌頂,學了一些咒語和一些法,但是在他要求修『大圓滿』和『頗阿法』時,由於當年他的行持還不到修他要求的法的功德,佛陀師父說他的法緣還不成熟,可是他再三堅決要求,結果佛陀師父只好為他做了擇決,當佛陀師父伸手去取『大圓滿』和『頗阿法』的文書時,就在那一、兩秒鐘的時間,突然一股強烈的龍捲風,將幾十道法本文書的其中兩道,『大圓滿』和『頗阿法』的文書從法缽底部旋風挖了出來, 大家看到埋到了草叢中了,其他所有的法本文書,一張也沒有挖出缽外,這是有全程錄相存記的,但是佛陀師父照常讓這位仁波切師兄,從草叢中撿回了這兩道擇決文書,為這位師兄進行學法的擇決,剛一進行擇決,結果,第二次又是一陣風,這時擇出的同樣是『法緣未熟』,雖然師兄當天學了一些法,但他要求的兩大法也沒有求到,當時突然來的風非常大,把大樹都吹得左右搖擺。」我說:「我當天就在現場親眼看到的。」大十字正義法王說:「不如法得到相應法的程度,該法的本尊就不會認可你、接納你,所以你學不到大法,你要從理性上,認清佛陀師父的真實佛陀覺量,因此才不會產生不淨業的念頭,只有這樣,你才能做到真皈依,真正三業相應的修行,今天你竟然不承認你是假皈依, 你怎麼不想一想我跟你提到的、真實不虛的這六點應證呢?都是我們佛陀師父做到的,我們的佛陀師父有多偉大至高無上,想到這些,哪怕祂現在就是一個殘廢人、乞丐幫、外表是一個白癡相, 祂實質上也是最至高偉大的佛陀。你從這個方面明白以後,隨時憶持這幾點,你就真正認識到你的師父是真正的佛陀了,祂的所有作為,在你面前就不是凡夫相了,佛陀的無我正等覺量,哪裡是凡夫能了徹的,如果當初你不在華藏寺佛桌下當小偷,今天你還認為佛陀師父是唐東迦波仁波切的弟子咧 !殊不知,蓮花生大師也推薦唐東迦波仁波切向佛陀師父求大法,值得深思啊 !

 

羅漢有羅漢的果道,菩薩有菩薩的地境,佛陀有佛陀的覺量, 要從佛陀的實際覺量來認知真正的佛陀,而且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世法與出世法都圓滿達到真實成就和身份的,歷史上就是找不到第二個能相提並論的祖師、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大居士們,從出世法來說,祂的一切成就足以展示了佛陀的覺量, 是無有任何法王、仁波切、大法師們能及其項背的。從世法來說, 世界上的法王、仁波切們寫了認證和附議恭賀,雖然佛陀師父認為這些對祂的認證沒有意義,代表不了實相的本質,但是法王、尊者、仁波切們畢竟認真嚴肅地寫下了這些文憑,美國國會參議院六一四號提案決議也稱為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現引用華盛頓新聞的報紙記錄即可知道,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但在成就上是佛陀,在佛教界的認可上是佛陀,在參議院決議中也稱為H. H. 的佛陀,政府也給了祂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定名,這更是歷史至今任何法王、活佛、尊者、法師們沒有達到過的,也就是說,除了釋迦牟尼佛之外,沒有一個前人有過的,其實,要舉的例多不勝數,我尤其要引述以下部分事實,說明非佛陀之覺量,為菩薩者之聖量何能了然,為是以資鐵證,我問你:

 

不是佛陀-誰能喊嘛哈嘎拉金剛來現場讓大家看到?

不是佛陀-誰能當眾請佛到虛空降下甘露直入缽中讓大家看到?

不是佛陀-誰能當眾預言百萬飛鳥等一會兒到場,讓大家親眼看到事實?

不是佛陀-誰能讓人先到極樂世界參觀後,回來再做往升準備?

不是佛陀-誰能做到三個小時刀傷消失好肉長全,大家現場親見?

不是佛陀-誰敢預言百萬黃蜂到場,眾人所見實況?

不是佛陀-誰能讓無情物說變就變,大家現場親見?

不是佛陀-誰能把阿彌陀佛接走的人留下來, 讓死人復生,大家親眼所見?

不是佛陀-誰能十幾分鐘返老回春,大家親眼所見?

不是佛陀-誰能無題不解,百問百答?

不是佛陀-誰能五明無敵,史無前例,獨自創造三十大類若干成就?

不是佛陀-誰能預言馬上下冰雹,話音剛落, 冰雹暴下,劃上一圈,冰雹不化?

不是佛陀-誰能創造出複製不了的作品,把空中的霧也拿到雕塑作品中不准流散,在美國國際藝術館公展?

不是佛陀-誰能在台灣旅行中,當天寫成預言一千七百多里所發生一切事情的全部經過,眾人經歷,分毫不差?

不是佛陀-祂的境行灌頂弟子們,會個個功夫超凡入聖、無人能敵嗎?

不是佛陀-祂教的高僧弟子,會基本上個個證到肉身不壞,乃至身化虹光嗎?

不是佛陀-空中的白雲怎麼會高速瞬間掉到樹尖,現出多杰羌佛報身相?

不是佛陀-誰能大悲無量、代生受苦、福樂賜人?

 

你回答我,誰能做得到這些聖量覺境?」我說:「凡夫、阿羅漢做不到,菩薩也做不到,絕對只有佛陀才做得到 !」我接著又說:「佛陀師父的聖境出顯實在太多,我見得太多了,比這多得多 !」

 

大十字正義法王說:「你別說這些好聽話,再多對你也沒有用,等於過眼雲、耳邊風,忘得一乾二淨,你只記住我眼前跟你說的不是佛陀誰能做得到的這幾點,把它牢牢抓住,隨時回憶,拿來做為醫你黑障之病的良藥,也是醫任何人疑障黑業的良藥,你認識到了,你徹底明白了就明白,而不是在佛像前懺悔、口頭說要改的問題,這是你必須要從骨子裡明白的問題,你只有這樣真正來體會、來認識、來反省,達到這一點以後,你的心就真正定下來了, 有魔障的當下,你就想到這幾點,想到我對你的反問,對你的提醒, 也是對任何修行人的提醒,這比任何神咒還管用、還厲害,只有這樣,你的魔障就束縛不了你,你的知見就會正過來。」

 

大十字正義法王開示到這裡的時候,突然我想起來了,剛來駐地參加凌晨守夜上供護法時所看到的殊勝境界,在供台的正上方天空,出現了一尊莊嚴無比,放射著五彩金光的佛陀,原來當時我看到的就是佛陀師父的真身多杰羌佛,我竟然這麼多年沒有憶持到,真正的佛陀早就為我現身了 !

 

聽了大十字正義法王的開示,我汗顏無比,把這幾點拿來鑑析一想,我才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一個三業清淨相應的佛教徒,乃至就是一個白癡,難怪沒有受用,我終於發現了藏在我內心骨子裡可怕的隱環,與此同時,我的業障開始被摧破了,想到大十字正義法王提示的這六點, 加上我在華藏寺佛桌下面偷看到的實情總共七點,和點醒反問我的︱不是佛陀誰能做得到這一系列的事實,我覺醒了,確實是,除了佛陀,人為誰能做得到?

 

我終於從覺醒中站了起來,身心突然感到輕快愉悅無比,整整七天處在常樂我淨之中。突然一天早上,佛陀師父說:「正慧 !你的善根成熟了 !我要為你做境行灌頂,傳甚深的大法 !」天啊 ! 原來學得到和學不到佛法是一障之隔,是真假皈依、是真假三業相應的問題,就這樣佛陀師父專門為我舉行了境行的灌頂。

%ef%bc%88%e4%ba%8c%e5%8d%81%e4%b8%83%ef%bc%89%e5%81%87%e7%9a%88%e4%be%9d%e4%bf%ae%e8%a1%8c%e7%ab%9f%e4%b8%8d%e8%87%aa%e7%9f%a5-%e5%85%ad%e6%b3%95%e5%af%b6%e7%85%a7%e5%87%ba%e7%99%bd%e7%99%a1%e5%b0%8f

 

goo.gl/0aUrdH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

 

(Visited 39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