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真相》 (二十八) 真佛法用虛假行為是騙不來學不到的

《揭開真相》 (二十八) 真佛法用虛假行為是騙不來學不到的

無論你有多高、多大的名位,具有大法王、大尊者、大活佛、大法師的銜頭,要學到真正的佛法,也是非常困難,首先如來大法是不容易找到的,所以真正的如來大法,根本不是什麼大法王、大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就擁有的,到底哪裡有佛法?誰有正法?必須要找到真正持有如來大法的大聖德,這是非常困難的,十萬個活佛、法師都難有一個,所以比大海撈針還難。根據我在實際當中見到,並不是每一個著名的尊者、法王或仁波切、法師都持有真正佛法的,其實他們還需要去找如來大法,基本上傳為持有佛法傳承如來大法的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實際上持的都是沒有效果的佛法,持正法的人絕不是憑傳承接管人就有真正佛法的,我在H.H.第三世多杰羌佛駐地見到過的法王、尊者、著名的傳承掌教人非常之多,卻沒有見到他們擁有真正的佛法,大家的經驗都是在學法的路途上,辛酸苦辣麻,時日堅熬痛苦香,各種味道你都得嚐一嚐,到最後謹防還是沒有佛法,就算找到佛法持有者,那不經意的考驗,你能過關嗎?最關鍵的是,真正的佛法必須是本尊自己掌持的,因此有虛假的行為是騙不到本尊的,所以虛假的行為學不到真正的如來大法,原因在於傳法大聖和本尊都對你的虛假,非常清楚,本尊絕對不會接納任何一個虛假的人,所以說,真佛法用虛假行為是騙不來、學不到的,其實說穿了,都是自己的問題,我學法十二年,到最後才真正醒悟過來,要得到真佛法,來不得半點虛假,好壞都由自己掌握,命運得由自己調整,佛法得由本尊認可,假佛法、普通佛法就不需要擇決,但是真佛法,特別是境行的佛法,當場就能成就見境的佛法,必須要經過擇決,任何人都必須經歷這一關。擇決共分六類,顯法(普通法)分三類,聖法(高級大法)分三類。(1)「密宗占卜」、(2)「圍帳摸籤轉丸」、(3)「投花壇城」,以上屬於普通法,是顯法類,常用於密宗。以下聖法三類:(1)「金剛擇決」、(2)「百法明門黑關擇決」、(3)「先知預言」。前三類在擇決法緣上不很確切,全憑信眾的虔心可信度,後三類則是真正大聖德和巨聖德掌持的擇決,要找到這類的擇決,尤其是「黑關擇決」是很難的,至於「先知預言」,比登天還要難,那是巨聖德才能擁有的聖量,另外還有施用「飛籤問訊」來擇證,其實這不是正規擇緣法,用「飛籤問訊」來擇的準與不準,關鍵要看掌持者是否屬於大聖德,如果是大聖德就準確,如果屬於小聖德做的,絕對不準確,因為小聖德只能召動小神來做飛籤神諭,召不動因果大神,無論是大聖德還是小聖德,都必須要看飛籤是否就地跳動,還是整體飛空,只要是就地跳動,不是整體飛空,這是絕對不準確的,除非該上師屬於二星日月輪以上的大聖德,或能修「金剛擇決」的大聖德,那就準確,所以「飛籤問訊」不是正規擇決問訊中的法,要看是什麼等位的人為弟子做的。我今天要說的擇決就是指的聖法類的擇決,凡是如來大法都必須經過聖法三類這一關,沒有任何一個人例外,越得過這道檻。至於其他還有些花邊擇決,比如「飛籤問訊」、「瑪尼石擇決」、「金瓶抽籤」、「圍帳摸牌」等,這些就更不太準了,往往被擇決出來的人,很多都會變質的。

 

    我經過非常多次的擇決,我向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求過非常多次的法,佛陀師父基本上都是拒絕了我,就算不拒絕我,也會跟我說:「你的法緣不成熟,學不了這部法。」當然我很不服氣,佛陀師父看在眼裡,有時看我實在難受不服,馬上為我舉行擇決並說:「你自己看到!聽我公開祈禱,與我無關!」結果本尊現前了,根本就不同意我所求的法,與佛陀師父的答案是完全一樣的,所以你要真正學到佛法,首先就要佛陀師父認可你,本尊也才會同意。
    在實例中我見到過來自世界各地的很多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師,佛陀師父對他們說:「你不夠修某種大法的資格。」果然經過擇決,本尊不予錄取,這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我還特地請教了大十字正義法王,大十字正義法王說:「你有這種想法,只看到他(她)們沒有過關,卻沒有看到他(她)們處在凡夫思維中假修行,釋迦佛陀苦口婆心地教導修行人要有十善、四無量心、菩提心,你把他(她)們掂一下,他(她)們有嗎?H.H.第三世多杰羌佛再一再二再三讓他(她)們要去掉我見、我執,要沒有私心地來利益眾生,不要背著他人背後說長道短,玷辱他人,抬高自己,這不是一個真正修行人的行為,要迴光返照自己的不是,要學佛菩薩的行為,他(她)們這類人做到了嗎?他(她)們把釋迦佛陀和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導當成耳邊風,我行我素,自私熾火愈盛,身為非聖德的上師,竟然背後毀謗評論三師七證聖德上師,身為三師七證聖德上師,本應以聖德風範為人師表,不但不作表率,以德授學,反而不知羞恥,下對眾生失德,上對七師十證評論長短,侮辱長聖,這些人卻沒有想到他(她)自己的證量,沒有去經七師十證公眾考試,自己根本就沒有資格在背後評論、是非宣說考過試的七師十證聖德,自己不但不生慚愧之心、以禮恭敬,反而不知羞恥,評論起七師十證考過關的聖德,這是本末倒置,倫理顛倒,是黑業罪子的行為,這種凡夫意識,是真的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嗎?能代表阿羅漢、菩薩的心行語言嗎?如果能代表,那麼會自吹,為什麼不敢去考一堂七師十證監考的試來證明呢?其實他們這其中有些人連修行好的普通人都不如!如果這類層次的人都擇決過關了,佛菩薩的世界就亂堂了,你有這種思維,說明你就已經落在擇決過不了關的範圍內了。」
    在我徹底明白的時候才知道,佛陀師父根本就對你我瞭若指掌,知道你我幾斤幾兩,能不能學相應的法,本尊絕不收留一個不合條件的境行弟子,比如說一個作上師的或修行好的佛弟子,只要他打妄語騙人,或這位上師為自己的利益,打妄語欺騙弟子,或夥同親信弄虛作假,共同算計弟子而從中獲利,給弟子帶來損減利益,有這樣的言語和惡行之人,本尊根本不會同意擇決過關的,佛陀師父非常清楚,本尊也瞭若指掌,所以就學不到佛法。另外要特別明白,如果一二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當中,只要落入三條以上,本尊也不會擇決錄取你的,所以任何虛假的言行,那是凡夫世界的遊戲,在佛陀和本尊的面前,恰恰是罪惡障,學不到正法的結果,所以七師十證考試後定出的聖德,那一定是有真實證量的聖德,絕不會是假聖德,而沒有聖德證的上師,確實應該努力修行,吹捧起來的身份畢竟是空中樓閣,必然垮掉,這就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凡是在修行上含有一切虛假成份的人,別想通過擇決,本尊不認可,這方面我經過摔打體會深哦!
    其實擇決是一個很簡單的形式,但內涵卻是非同小可的奧妙無窮,驚天動地的事,那是當場先由巨聖德作「先知預言」,公布你將會學到什麼法,或不能學到什麼法,以預言來定出你的法緣之後,這時緊接著開始進入應證,來觀看巨聖德預言的話是否屬實,首先把要學的法,寫在幾十張同樣大小、質地、同樣色彩的紙張上,揉成完全大小一樣相同的幾十個團,丟入金瓶中,經過搖盪後,讓你自己去摸拿出一粒,打開後百分之百就是巨聖德預言的那一份內容,而再揉成團丟進去,再連續兩次,總共經過三次擇拿,抽出來也是同樣預言的那一份,這就無話可說了,完全符合了巨聖德的預言,這就是合法的先知預言擇決應證。如果巨聖德沒有先知預言的覺量,就說明不具備上覺道境行灌頂的師資,如果沒有先知預言的覺量,誰也不敢斷定三次你將會抽到這一份,關鍵是在於,一當預言,萬一抽出來的不是預言的那一份,那這個巨聖德就徹底被人們視為假巨聖德了,所以巨聖德是真是假,擇決法是真是假,這是一翻兩瞪眼的事。巨聖德是無私的,如果你的法緣成熟了,巨聖德會告訴你修某種法的時間到了,一經應證,是百分之百會符合的,我苦苦請求爭取到的若干次擇決中,每一次都是準確無誤,就是學不到我要求的大法,大法的本尊就是不認可我,我都快徹底失望了,但是寧捨生命不捨法的心照常保留著,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我向大十字正義法王求教一些問題,祂一席開示反問,讓我慚愧無比,徹底醒悟,我下定決心再度去向佛陀師父求法,佛陀師父說:「太好了!你悟得很透徹,但是還要加強兩點,加強《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的修持落實,加強《藉心經說真諦》的鑑悟,把《藉心經說真諦》再看幾遍,深入體會。」就這樣,我照佛陀師父的法教去做了,這時,十二年的渴望,終於開花結果了。
    二○一三年我經過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嚴格的擇決,本尊審查了我的修持、戒律,今天終於塵埃落定,佛陀師父為我擇決,我被本尊錄取享受境行法灌頂「現量大圓滿」,就在一日的下午三點鐘,佛陀師父為我舉行了境行的灌頂,傳了《解脫大手印》中的「現量大圓滿」法。這「現量大圓滿」的法越過了「大圓滿心髓」,越過了「大圓滿心髓訣竅」,越過了「大圓滿深道六法訣竅」,總之「現量大圓滿」法是超越一切大圓滿之大法中的大法,比如藏密大圓滿法,至少要修十二年,才能有效果,甚至修的差一點,還沒有任何感應,而「現量大圓滿」卻是當時灌頂,當時證境,所以才稱為「現量」,即是現實中的量資,當下之量境。
    當時一開始灌頂的時候,由於我業障深重,只看到了一些膚淺的常規光影,根本深入不了聖境界,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看到這種情況,知道我業力現前障了道,便為我舉行了更強烈的祈禱要求,可是我仍舊沒有進入境界,這時我心中深深明白,我哪裡夠格學這麼高的法哦!憑我這麼多年的言行,就是一個普通而帶黑業的人,我不會認為佛法有什麼問題,而恰恰印證我日常的修持確實太差,這關鍵的時刻,佛陀師父沒有放棄為我灌頂,對我說:「我現在最後再為你做一次至寶甘露的灌頂來加強加持力。」當甘露倒灌在我頭頂上時,我身上有一種說不出的殊勝感覺,妙不可言,就這樣幾分鐘的時間過去了,這時突然晴天霹靂,驚天動地的序幕拉開了,我面前展現了綠色的境界,這一下我突然身心兩忘,沉醉在境界中,佛陀師父告訴過我,這是綠度母的化顯境界,在為我亮開通往佛土之路,我就這樣捲在綠色的導向裡,很快把我帶進了佛土世界,我終於進入了聖境的世界,我成功了!我興奮地難以言表,只能用「殊勝得不得了」來告訴你們,無法用言語表達,我怕暴露聖境失掉道行,所以不能把聖境都講給你們聽, 最可惜的是,我親眼見到了種種神妙好看無比的佛土世界,千變萬化地吉祥, 但很遺憾的是,我無法分辨這種聖境的名相,在境界中,我還看到了四、五行寶藍色的字,很短的時間就消失了,可惜我認不到那些文字,境界中又看到了 一行墨綠色的字,我只認出了「二十一」,還沒有等我繼續認下去時,字已經消失了,我再次說明,更殊勝的境界我是不能暴露於世人的,當時我口中邊唸著密訣,手結著手印,身體十分輕飄,沒有感覺到重量,整個身心都沉醉在虹光世界中,幸福啊!史無前例第一次的聖境啊!我成功了!佛陀師父為我灌頂傳完法後,佛陀師父教授了我密訣和觀想,讓我閉上眼睛,我照常看到境界,佛陀師父又讓我睜開眼睛,我同樣看到境界,就這樣,我睜眼、閉眼,都沉醉在佛法的境界裡,我真正嚐到了法味無窮,什麼叫境行灌頂「現量大圓滿」的無上威神殊勝之力。
    以前我認為幾位聖德在《無上珍寶之福音》所造的前序,是否把《藉心經說真諦》說得過於玄乎其妙,今天我於「現量大圓滿」境界中,才讓我真正認識到,以前的我多麼無知可憐,《藉心經說真諦》的偉大和奧妙,前無古德及其項背,《無上珍寶之福音》論述到《藉心經說真諦》的偉大,恰到好處,確實是契理、契機、契咒、入行、悟道、解脫,至高無上的法寶。
    就在當天我寫到這裡的時候,我不禁感動地痛哭流涕,淚留滿面,我只能說佛屬派就是佛教,佛教真正的佛法︱佛屬派《解脫大手印》中的佛法境行灌頂,是最高的佛法,實在太殊勝、太偉大了,確實是無與倫比的!我何德何能而能受到如此大法中的大法,佛恩浩瀚,我無以言表,只能從心中感恩至高無上偉大的無上正等正覺佛陀師父,及十方法界一切諸佛,也感恩我「現量大圓滿」的本尊和護法,我肝腦塗地、粉身碎骨都無以回報這份大恩大德啊!
    十二年在H.H.第三世多杰羌佛駐地的慚愧比丘尼,今天終於敢說一句硬話,學到真正至高的佛法了,但是我照常很慚愧,因為佛陀師父告訴我說:「你還要繼續堅持在這佛法的境界中洗滌,要把它昇華到爐火純青,那才能真正成為大聖,自覺覺他。」我記住了這一教導,我一定努力依教奉行。
    身為出家人,我今天必須對因果負責,在此我慎重地發誓:「我的佛陀師父H.H.第三世多杰羌佛,二○一三年夏日為我舉行境行灌頂,傳授『現量大圓滿』法,確實在一個時辰之內,讓我進入佛土世界,證到殊勝聖境,我以上所說的情境全是真實不虛的事實,若有虛假,我願痛苦受報,墮入無間地獄,永不超生,而我所說的一切屬實,則將所有功德回向法界一切眾生,離苦得樂,福慧圓滿,早證菩提,解脫成就。」
    今天大家看到的《揭開真相》這一本書,我只能用發下重誓來證明是真實記錄的事實,說到這裡,我必須要說出這本書誕生的因緣,那是在二○一一年我就寫了一本書的草稿,書名叫《我真的遇見了佛陀》,當我把全書的稿文拿給佛陀師父看時,佛陀師父看了書名和幾章內容後,就非常反感說:「什麼叫佛陀!我是什麼佛陀不需要你虛吹浮誇,這寫法不是事實,無疑的是在誇張,往我臉上貼金,可以說是胡說八道吹捧我,佛教界有這樣的行為,我為你感到羞恥,你們寫書是可以的,把我提進去也是應該的,但是做為一個佛教徒,寫出來的東西必須是真實,是事實,有一點弄虛作假的東西,都不應該摻進去,這是犯妄語戒的!」當時就把書稿丟在地上,說:「你不要再寫書,虛假的宣傳對我來說是污辱,對十方諸佛是不敬!」我把書稿拿回去以後,非常難過,想到佛陀師父的嚴厲呵斥,想到自己寫的東西有誇大的現象,只寫好的,迴避不好的,確實不是一個佛教徒應該的行為,從此不知這本書該怎麼下手,整整鬱悶了好長一段時間。有一天,佛陀師父說:「你為什麼整天愁眉不展?」我說:「我想寫書,我以前只寫好的,不寫不好的,丟掉了一些事實,我懺悔,我現在想寫一本紀實性的書,把我出家和在這裡生活的點點滴滴,如實寫出來可以嗎?」佛陀師父說:「你如果能那樣做,這才叫佛教徒。」我說:「如果我把佛陀師父一些生活上的事情也寫出來,行嗎?佛陀師父會給我刪掉嗎?會不准我出版嗎?」佛陀師父說:「我要你寫的就是真實的東西,只要是真實的,只要不是戒律中規定不准講的,我的事實,你可以寫,我絕不會給你刪掉,也不會不准你出版。」我說:「佛陀師父請記住,那就一言為定了!我會如實去寫這本紀實的書,但是請問佛陀師父,哪一方面是違背戒律的?」佛陀師父說:「比如給你傳一個法,這個法本來很珍貴,你不能把這個法的修法寫在書上去教別人,如果輕慢寫在書上去教別人,這就是犯戒的,又比如說,某些大聖德來這裡學法、學什麼法,你也把他們寫在書上,這也是犯戒的。」從那時開始,我就動筆完成了這本紀實的書。當初稿完成後,我把這本書稿再拿給佛陀師父看,佛陀師父看完了以後,我請問佛陀師父有什麼地方我需要刪掉嗎?佛陀師父說:「你是不是把我過於讚嘆了?」我說:「如果佛陀師父認為不是事實,大可刪掉。」佛陀師父從來沒有過的苦笑了一下,我說:「那就一言為定哦!」佛陀師父說:「那只能這樣了!我不會動你的東西,但是以後不要再寫我的事了,我不會再跟你一言為定了!」
    於是《揭開真相》事實記述的這一本書就這樣誕生了。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

(Visited 18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