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心 ——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

深心

——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

我出家在今天,是因為千迴百轉終於見到佛陀并皈依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
為什麼堅決不疑今生一定要出家?有一句話能道出我的初心,是當初悉達多太子告訴他的                          父王:“如果可以給我人生不老、不病、不死、不與所愛分開,我就不出家。”

 

一、童年的鎖

我的童年記憶,至今還摻夾著中草藥的味道。

脖子上掛鑰匙便是我讀小學的開始。記得開初放學的那幾日,放學回家早卻打不開自家那個老式銅門鎖,只好等晚下課的哥姐們。後來,父親知道了我的困難,就耐心地手把手教我怎樣在鎖眼裡轉三圈開鎖,再反轉一圈退出鑰匙;這樣往復多次我才學會自己開門鎖。令我感動的是每逢週二早下課,父親總在這天的政治學習日請二十分鐘假等我在家門口,擔心我打不開鎖。

短暂的五年童年光阴,也是我病苦最集中的階段。課業常常被孱弱病體阻斷,為此父母親很憂愁。母親曾說,這個小女兒從一出生就是為闖關而來! 言外之意就是沒有我不得的病。一歲剛過就因高燒五日不退而得急性肺炎,母親捨不下幼小的女兒住院竟抱著她熬過了三夜四天的輸液。被救活的我直到十六歲才徹底停止服用中草藥,身體逐漸恢復起來。從十一歲開始,我就參加學校體育運動隊努力重建健康體魄,鍛煉意志力。

與我同病相憐的還有母親、父親和二姐。母親生下我就長期生病,迫不得已在四十歲終止了工作。父親和二姐有著同樣的咳喘病,夜晚不能躺臥睡一個安穩覺。小時候我們的起床方式很特別,不是被鬧鐘叫醒,而是被父親劇烈的咳喘聲叫醒。起床看到父親蜷縮在廚房爐子邊,一邊生火一邊咳嗽,讓我體會到生病的巨大痛苦和恐懼。二姐的咳喘在讀大學住宿時隨時爆發,為避免吵到同學,有時不得不半夜回到家裡半躺半臥熬一宿。

被病折磨讓我常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於內心復轉地叩問自己“為什麼,為什麼我沒有像別人一樣健康的身體?”一把無形大鎖,牢牢地栓住我稚嫩的心靈。

自己未學佛前,為何對生老病死苦如此地感受強烈?原來,這些都源於自己和家人。在未接觸佛法之前,有時會思忖生老病死苦的無奈與無常。在接觸佛法之後,發現人生的確是無常和生老病死苦這些因緣匯聚在一起的。

 

 

二、心門之鎖

母親一生行善。生活節儉至極,對故里長輩、鄰里童叟有求必應,就是在沒有足夠食品供應的年代對來討飯的老婆婆也能把我們全家的午飯全鍋倒進她的飯袋裡。父親為人忠實待人寬厚,是所在大學和國家教育部聞名的孺子牛,愛同事愛學生如親人如親子。就是這樣的好人,也擺脫不了病苦的折磨。

有生就有老。在過去的六年間裡,我往返中美以便照顧因中風六年基本不能自理的母親,同時關護年老體弱的父親。十二年前的中國春節前夜,母親勞累過度在春節降臨的清晨不幸中風而臥床,在醫院她三次回復清醒時拔下輸氧管和輸液管,抗拒治療欲以此結束生命。

陪伴和照顧妻子十二年,我的父親也在操勞中衰弱下去,如風中殘燭。 2015年6月的一天,躺在中國故鄉醫院的父親在和我通完四分鐘電話後,幾個小時以後溘然長逝。而此時在美國,他摯愛的一雙女兒手裡還攥著剛剛得到的轉天飛往中國的機票……

生命無常。生活無常。還有什麼能永恆能持久不變?正是這樣特別的生活經歷,讓我多於他人體會到病與老疊加在一起的人生歸宿如此無奈,親身歷及、流轉在痛苦裡,被一波又一波的煩惱衝擊著,思考著,人生的意義究竟何在?又是前世造怎樣的因,得今世的果?

 

 

三、無明之鎖

生死流轉,難以抗拒。人的歸宿,真的只有看得見的死亡嗎?在生的命線里和趨入死亡的歸宿中,人類有沒有一種能力抑或智慧能量來承轉這樣的一種恐懼?

父親離世前,沒能讓我有一個短暫的機會照顧他甚至彌留之際見上一面,就是連葬禮也未來得及參加。萬里迢迢,午夜踏進門,眼見到的是大家剛剛從墓地安葬父親後默默團坐,他們圍繞的中心是中風失語十多年卻眼耳靈力的老母親。

兩個月後,我離開母親孤單歸美。此後的九個月,我一直沉浸在悲慟裡,身體浸泡在病痛裡沒有任何有效的醫療得治。病苦與煩惱,復現在我的身體內以及生活裡。

看得見也觸摸得到,是有形的痛;潛伏於意識裡那無形的,是苦是難以擺脫越纏越重的煩惱。它們被關鎖在心靈裡幾十年,沒有陽光照射進來。心門長鎖,何等困頓,掙扎的苦痛惟有自己的心靈和精神。

 

 

四、智慧之匙

 

轉年春節,不期然迎來我人生里的又一個春天。 2016年2月14日在美國舊金山華藏寺法堂裡,由   皈依師——住持上若下慧大法師為我進行了長達兩個小時莊嚴的三皈依儀式。從此我找到了家,安定了漂泊十七年的心靈。

接下來的兩個多月裡,每個週末兩天和假期我駕車往返於矽谷和舊金山,為的是能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能親近師父尋道解惑。師父陸續傳法於我,並囑咐我要好好如法行持,多聞法和日日不懈怠地修習。

3月12日接到寺里通知,批准我在3月15日為往生父親舉行超度法會的請求。 3月13日上午罕見大雨中,我駕車趕去聞法並面會師父商議相關事宜,卻在路途中發生意外,雖然沒有傷到自己和他人但車子兩個輪胎在高速路爆胎,這也是我開車17年裡第一次發生意外。接下來後面諸事卻又進展得出奇順利,從高速警來協助找拖車到修理廠,本來沒有符合尺寸的外胎需要等一個星期才能修好的車,在電話通報轉給師父後竟也在三個半小時內奇異得到對的車胎,還有三個修車技工寧可不吃午餐連續工作為我的車安裝好了輪胎。魔考,並沒有讓我退縮,而且一個一個通過了。
在法會那天,我如期來到現場。迴光返照,種種的不可思議,都來自佛菩薩的慈悲護佑和加持。超度法會中,有僧眾師看到兩束佛光照徹為我父親供養佛的鮮花上。我也看到了。並在第四天得到一個夢境,父親得到超拔……隨後,我身上所有的病也不藥而癒了。

如果求外道,會有怎樣的結果?這是我給自己的假設問題。慶幸的是,佛法與依教奉行給了我智慧。用智慧來打開宿世和今世的門鎖。門鎖是什麼?門鎖就是我的心鎖,門鎖是無明,我們因為那個無明,把自身鎖在黑暗裡面。所以要精進努力用功修行,才能找到鑰匙__用智慧之匙來開無明的鎖。無明,源自幻化和迷惑顛倒的意識,對一切認假為真的煩惱,是累劫業力,是三業之主。要連根滅除無明就要依佛教法發心斷無明,才能無惑無業無苦,了脫生死輪迴。

無明鎖開,黑暗渐渐远離,光明呈現;有智慧我們方能如法修行,如法修行才能見到因緣成就,道業才可以成。

 

 

五、佛智慧之源

今世,有幸皈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皈依三寶及依止上若下慧大法師,圓滿了弟子出家的心願。在大法師的身教及言教中,了解到什麼是知恩、感恩、報恩;也看見了慈悲、智慧的修行人是如何地體恤眾生苦;並感受著什麼是化小愛為大愛,進而提升為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體悟到什麼是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己身求安樂的菩薩大願。

從恩師教導中,才知出家是真孝,才知父母恩重難報。而恩師心量廣大,教導弟子們,不只是今世有父母,還有過去生生世世的父母我們都要救拔;要恆信人人都具佛性,皆當作佛。更從恩師的微言細行,及慈悲的心量和落實的修證,了解了什麼是“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

《佛說父母恩重難報經》雲:“假使有人左肩擔父,右肩擔母,研皮至骨,穿骨至髓,繞須彌山,經百千劫,血流沒踝,猶不能報父母深恩。” 父母恩重難報,恩師再造之恩更無以為報。

3月初我已經做了出家的決定。接著做出家的各種準備,包括辭去美國一家大型公司的全職工作。一個月後南下閉關兩個星期。因緣和合,4月底在華藏寺落髮出家。

出家,雖然是個體獨立的決定,但若沒有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與上若下慧大法師三業相應,依教修行體證,由正見正行生發道力,就很難捧得今天的正果。

為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父母及恩師的深恩,就要廣作佛事來利益一切有情眾生共成佛道;恩師歷久彌堅勤苦修行廣度眾生,無我利他,弟子欲報恩師之恩德,當學習恩師之精神——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

菩印記於美國舊金山華藏寺

 

此文章鏈接:https://goo.gl/dY1MUP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Visited 1,545 times, 3 visits today)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深心 ——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 – 國際佛教正覺菩提會 International Buddhism Association of Bodhi Enlightenment

Comments are closed.